陕西省精品课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与实践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学校首页 | 学院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前沿视点 >> 信息正文

一、关于中国市场化程度的文献综述

2009/5/21 17:47:14 来源: 原创 录入:admin 访问:4484 次 字号:【

对市场化一般有两种理解方式:一种是指市场机制在一个经济体资源配置中发挥作用持续增加的经济体制演变过程,另一种是特指改革或者转轨国家资源由计划配置向市场配置的经济体制转变过程。前者是发展意义上的市场化,后者是改革或者转轨意义上的市场化。我国的市场化改革实际上是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制度变迁过程,因此更主要的是改革意义上的市场化。

(一)市场化程度衡量的标准

研究市场化进程,一般需要设计一套指标体系,然后将各种指标值汇总,最后得出一个总的指数。在市场化衡量的标准方面,研究者们有不同的看法,主要两种:一种使用绝对标准,一种使用相对标准。

1、绝对的标准。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衡量市场化程度必须要有一套科学评判标准。即以完全的市场化为100% , 完全的计划化为0%来测度市场化。即使现实中没有纯粹的市场经济,理论上也需要这么做。陈宗胜认为,如果不是以100%来界定完全的市场化, 而是以现实中某个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市场化程度作为100% , 那么, 各个不同国家的比较就失去了统一的标准, 同一国家内各个领域或不同时期的比较也会发生困难。

2、相对的标准。

与上述观点相反的意见则认为,世界上不存在一个100 %市场化的国家,只有市场化程度的相对比较才有意义。

如樊纲、王小鲁等(2001)研究了中国各省区市场化进程“相对指数”。它并不是表明各地区本身“离纯粹的市场经济还有多远”, 而只是在比较各地区在朝市场经济过渡的进程中谁的市场化改革程度相对更高一些或更低一些, 原因是什么, 等等。他们认为,“100 %的市场”的概念是难以成立的, 使用它会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原因在于:(1)市场经济本身是一个不断发展、不断演近、不断变化着的经济体制。(2)各国的市场经济, 尽管在一些基本原则上是相同的, 但在具体形式上存在着许多差异, 很难有一个统一或唯一的标准加以衡量。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活动是百分之百按市场原则进行的。

徐明华也认为,计算或测度市场化程度的绝对值不是一个科学的方法,也不能从绝对值的意义上去理解市场化程度。

(二)衡量市场化进程的指标体系

由于不同的研究者的观察角度及使用的标准不同,所以,他们设计的衡量市场化进程的指标体系也存在很大的差别。以下是几种有代表性的指标体系。

1、卢中原、胡鞍钢(1993) 选择了四个单项的市场化指标,然后加权,计算出一个市场化指数:(1)投资市场化指数,由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中“利用外资、自筹投资和其他投资”三项投资的比重来表示。(2)价格市场化指数,由农产品收购价格中非国家定价比重来表示。(3)生产市场化指数,由工业总产值中非国有经济所占比重来表示。(4)商业市场化指数,由社会商品零售额中非国有经济所占比重来表示。

2、江晓薇、宋红旭(1995)从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及其市场构造方面进行分析研究比较,对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作定量分析。他们认为,现代市场经济涵盖两个概念:市场的开放和政府宏观调控。他们选择了四个指标来衡量市场经济度:企业自主度、国内开放度、对外开放度和宏观调控度。具体来说:(1) 企业自主度(企业十四项自主权) :生产经营权、产品劳务定价权、产品销售权、物资采购权、进口权、投资决策权、税后利润支配权、资产处置权、联营兼并权、劳动用工权、人事管理权、工资奖金分配权、内部机构设置权、拒绝摊派权。(2) 市场国内开发度:农业生产、工业生产、物资流通、商业流通、价格调节、投资管理。(3) 市场对外开放度:进口依存度、非关税壁垒、直接投资实际额。(4) 宏观调控度:赋税负担、政府补贴、贸易管理、社会消费、信贷管理。

3、国家计委课题组(1996) 是从商品市场化程度和生产要素市场化程度进程测算。商品市场化程度按生产环节和流通环节分类考察,市场化和非市场化的确认,以数量管制和价格管制相统一为基本依据,对生产环节与流通环节在商品市场化程度中的比重,按照1994年商业与给商业(农业、工业、建筑业、交通邮电业) 创造的增加值在物资生产部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确定;生产要素市场化程度按劳动力和资金市场化程度考察,劳动力程度由市场化劳动力占总劳动力比重决定,资金市场化程度由银行信贷资金的市场化程度来近似反映。

4、顾海兵(1997) 是综合对劳动力、资产、生产、价格的市场化程度等方面的分析进行研究。(1)劳动力的市场化,包括农村劳动力市场、城镇劳动力市场、城乡分割的户口管理体制及城乡的户口封闭体制。(2)资金的市场化,包括资金市场的主体结构、资金结构、利率结构。(3) 生产的市场化,包括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4)价格的市场化,包括重要工农业产品价格和公用事业的价格、房地产价格、医疗价格、外汇价格等。

5、陈宗胜(1999)在研究中国经济体制市场化程度的测度问题时, 采取了“企业—国家—市场”的逻辑顺序, 从对企业的市场化研究入手, 在对政府行为适应市场化的程度进行评估的基础上, 重点考察了商品市场特别是主要的生产要素市场的市场化程度, 由此形成了对中国经济体制市场化程度的总体评价。(1)企业是市场经济的行为主体,可以从企业的各项自主权是否落实、经营体制、企业家的选择机制是否改变、所有制形式的选择度的及各种所有制的比重等方面衡量企业的市场化程度。(2)政府是市场经济的调控者,政府行为在多大程度上从直接生产领域退出而转移到宏观领域,多大程度上采用间接的经济手段管理经济,政府对宏观调控的时机和艺术的掌握以及政府机构的官员的精简程度,都可以来衡量政府行为的市场化。(3)市场是企业运行环境及宏观引导信息的载体,所有市场(包括商品市场和要素市场) 的价格、价格形成机制、管理体制的改革程度,都反映经济的市场化程度。

6、还有一些研究更加注重地区差异,开始研究各地区、省份的市场化进展,徐明华(1999) 在对9 个省份市场化排序的研究中,从以下8 大类共31 项指标进行测算。(1)所有制结构:包括工业总产值中非公有制经济的比重、非公有制从业人员占全部从业人员的比重5项指标。(2)政府职能转变和政府效率:包括gdp与政府消费之比、党政机关和社会团体从业人员占全社会从业人员的比重等6 项具体指标。(3)投资的市场化:包括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非公有经济投资的比重、基建投资中非国家预算内资金的比重等3 项指标。(4)商品市场发育:包括出口总值占工业农业总产值的比重、商品销售额与工农业之比等3 项指标。(5)要素市场发育:包括合同制职工占全部职工的比重、每万人职业介绍机构数等5 项指标。(6)对外开放:包括外贸依存度和人均实际利用外资等2 项指标.(7) 经济活动频度:包括每万人个体户数、每万人私营企业的投资数等4项指标。

7、樊纲、王小鲁等(2001)通过大量的数据资料,从5 个方面共19 项指标构筑指标体系,运用主成分分析法,从多方面综合反映了我国市场化的程度及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的市场化进程。(1)政府与市场关系:包括市场分配经济资源的比重、减轻农村居民的税费负担、减少政府对企业的干预等3 项指标;(2)非国有经济的发展:包括非国有经济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非国有经济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中所占的比重、非国有经济就业人数占城镇总就业人数的比例等3 项指标;(3)产品市场的发育程度:包括价格由市场决定的程度、减少商品市场上的地区贸易壁垒等2 项指标;(4)要素市场的发育程度:包括银行业的竞争、信贷资金分配的市场化、引进外资的程度、劳动力流动性等4 项指标;(5)市场中介组织发育和法律制度环境:包括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对生产者合法权益的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等3 项指标。

8、另外,北京师范大学课题组(2003) 则更多地参考了国外的研究成果,在借鉴国际研究机构的指标的基础上,从政府行为规范化、经济主体自由化、生产要素市场化、贸易环境公平化、金融参数合理化5个方面的因素(含11个子因素和31 项指标) 进行测算。(1)政府行为规范化:包括政府的财政负担、政府对经济的干预等2 个子因素和政府消费与gdp 的比率、企业所得税(含费) 平均税率、政府投资与gdp 的比率等5项指标;(2)经济主体自由化:包括非国有经济的贡献、企业运营等2 个子因素和非国有经济固定资产投资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城镇非国有单位从业人员占城镇从业人员的比重、非国有经济创造的增加值占gdp 的比重等8 项指标;(3)生产要素市场化:包括劳动与工资、资本与土地等2 个子因素和分地区常住人口数与户籍人口数之差占户籍人口的比重、行业间职工人数变动率、工资由雇主和雇员自愿谈判决定的企业比例等6项指标;(4)贸易环境公平化:包括贸易产品定价自由度、对外贸易自由度、法律对公平贸易的保护等3 个子因素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市场定价的比重、农副产品收购总额中市场定价的比重、生产资料销售总额中市场定价的比重等7 项指标;(5)金融参数合理化:包括银行与货币、利率和汇率等2 个子因素和非国有银行资产占全部银行资产的比重、非国有金融机构存款占全部金融机构存款的比重、三资乡镇个体私营企业短期贷款占金融机构全部短期贷款的比重等7 项指标。

 

(三)指标的计算方法和结果

由于不同的研究者对经济市场化程度的判断方法、指标体系、测算方法、汇总方法和依据角度的不同,所得的结论也不尽相同。

江晓薇、宋红旭(1995)就采用了简单汇总法。就是将被选中的每一个指标的值进行简单平均,得到一个综合反映市场化水平的数值。他们首先将选中的4 大类指标中的每一个指标进行测算,然后对同一大类的指标进行简单平均得到该大类的综合值,最后将4 个大类的数值进行简单平均即得到我国的市场化程度指标。[1]

卢中原、胡鞍钢(1993)采用一次加权平均法,构成综合的市场化指数法,对当时(1992 年) 我国的市场化程度作出评估。他们设计了一个综合市场化指数来综合反映我国的市场化水平,它由四个单项指数按013 、012 、013 和012 的权数加权平均而成。用公式表示就是:综合市场化指数= 投资市场化指数×013 +价格市场化指数×012 + 生产市场化指数×013 +商业市场化指数×012。公式中的投资市场化指数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利用外资、自筹投资、其他投资”三项的比重代表;价格市场化指数由农产品收购价格中非国家定价部分的比重代表;生产市场化指数用工业总产值中非国有经济的比重代表;商业市场化指数用社会水平零售额中非国有经济的比重代表。在此基础上测度出1992年我国市场化程度已达到63. 23 %。

陈宗胜等(1999)使用的“社会总产值流量构成加权”市场化、“投入要素价格几何加权”市场化、“三次产业构成加权”市场化、“gnp 构成综合加权平均”市场化等方法也属于一次加权平均法。他们依据中国改革开放前后经济形势的发展变化,运用相关数据对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市场化进程作了具体测度。在得出中国总体经济市场化程度的基础上,计算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市场化的年均进度,相应列出了中国大陆各省、区、市(不包括重庆市) 的市场化程度值,并据此分析了经济发展与市场化进展的相关性。另外,张曙光、赵农等(2000)对他们的成果进行了较有见地的评价,并提出了相应的判定原则。

 

国家计委课题组(1996)采用多次加权平均汇总法。即首先计算出各类的加权平均数,然后各类的加权平均数再进行加权平均,得到综合的市场化指数。他们将反映市场化程度的指标分为两个大类:商品市场的市场化和要素市场的市场化。商品市场又分为生产环节和流通环节;要素市场又分为劳动力市场和资金市场。首先将生产环节和流通环节根据各自的重要性分别赋予85 %和15 %的权数,加权平均得到商品生产的市场化程度;然后对劳动力市场和资金市场分别赋予50 %的权数(假定二者的重要性相等),加权平均得到要素市场的市场化程度;最后,商品市场的市场化和要素市场的市场化按照它们对gdp 增长的贡献率分别赋予48.8 %和51.2 %的权数,加权平均得到一个反映我国市场化进程的综合数值。

顾海兵(1999)在0 - 80 %之间把市场化程度分为非市场经济、弱市场经济、转轨中期市场经济、转轨后期市场经济、相对成熟市场经济、发达市场经济的基础上,把市场化程度的定量与定性处理对应起来。测度结论是:我国劳动力的市场化程度“九五”估计可达到45 % ,“十五”预计达到65 %;我国资金的市场化程度“九五”45 % ,“十五”预计为60 %;我国生产的市场化程度“九五”末达60 % ,“十五”末达75 %;我国价格的市场化程度“九五”末可达65 %“, 十五”末可达75 %。综合以上对劳动力、资金、生产、价格的市场化程度分析,更考虑到我国庞大的政府机构对经济生活的干预,我国经济的总体市场化程度不会超过50 % ,大致在45 - 50 %。由此可以估计:“九五”末达到55 % ,“十五”末可达到65 - 70 % ,即完成转轨进入相对成熟市场经济的初级阶段。[2]

另外,顾海兵(2000)对市场化概念进行了严格学理意义上的界定,并指出了中国市场化测度的三个原则:宜宽不宜窄,宜粗不宜细,宜低不宜高。该研究同时依据其提出的原则,对中国未来10 年的市场化程度作了理性预测。

 

对中国市场化进程的各种测度结果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西北大学精品课程  Copyright @ 2009 精品课程 

地址:中国·西安郭杜教育产业园区学府大道1号 电话:86-029-88308065  

技术支持:大水传媒